蒂塔里娅

【周叶】secret admirer 上

位于泽菲尔路29号那间不起眼的酒吧在每周五中午十二点都会准时迎来一位俊美的青年。不说白天怎么会有人去酒吧,仅说会在白天开门的酒吧就很奇怪了,所以周围的居民都觉得这样一个奇怪的青年和这样一间奇怪的酒吧刚好相搭。

 

青年每次去只点上一杯Silk Stockings,坐在角落的卡座里面慢慢的喝完,然后送给老板娘和服务生姑娘每人一个脸红的笑容就结账走人,留下一干人在背后纳闷。毕竟虽然来酒吧是买醉的,但像青年买醉买的这么固定那就不太正常了,更别说青年没醉过一次。

 

再者青年的另一个行为也很让人疑惑,他只点Silk Stockings,加个形容词的话那就是,他只点酒吧里长得最不像调酒师的那位调酒师调的Silk Stockings。虽然这样的形容有点拗口,但在青年第一次指名的时候老板娘就很惊讶,毕竟青年指名的那位虽然是酒吧里最好的调酒师,但那人的装扮甚少会让人觉得那是一位调酒师。穿着牛仔裤和T恤的调酒师可多不到哪里去。

 

调酒师最注重就是自己的手、味觉和服饰,前两者是工作的必需品,后者则是体现了身为调酒师的品位。在人们心目中调酒师是优雅的,特别的甚至是神秘的,所以一套好的外貌装备是必可不可少的,但那人却对这毫不在乎,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气质是由内从外散发出来的不用装饰门面”,这差点没把酒吧老板娘气昏过去。

 

抛开这个不说,老板娘对这个识货的青年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个level,丝毫不在意把自家头牌调酒师当成货来让青年赏识。

 

而更让老板娘惊讶的话,自家调酒师对于青年的指名像是没有思考一样快速的答应下来,直到现在青年在酒吧里喝的东西都是经由那人之手调制出来的,甚至连端去给青年也是由那人亲自去做,不经二手。

 

这一来二去的酒吧里工作的其他人都开起了玩笑,说青年每周这么准时固定的来是不是想追调酒师的是那位抽着烟经常和那位调酒师扯下限的大叔级调酒师,说老魏你别傻了这明显是郎有情妾有意的双箭头啊的是那位一直说自己有着真诚之神保佑的调酒师,紧接着就会跳出一位留着长发长得挺帅的小伙子拿着棍子跑出来说谁要抢他家老大,随后局面一定会变成无下限的在互相扯谈和小天使拯救脱线,还会伴随着镇场美女二人组的加油呐喊。最后结束掉这混乱局面的还是当仁不让的老板娘,先使出怒火地狱技能,再点出威慑全场隐藏招式,最后施展出终极大招扣工资,不用五分钟酒吧又恢复到开始那安静的状态。对此老板娘表示心好累,然后再顺便把身为当事人之一的调酒师说出的那句“一时的安静只是为了长久的风暴做准备”给打回肚子里面去。

 

同样身为当事人之一的青年看着酒吧里的热闹,咬着玻璃杯无辜的一眨一眨着眼睛,在老板娘不好意思的说只是开玩笑的时候放开玻璃杯,弯起眼睛笑得害羞又开心的回应说没事,还附加了句很有趣。老板娘脸红红的表示你开心就好。

 

又到了一个普通的周五,青年推开酒吧大门的时候挂钟刚好响起第十二下,在戴着眼镜的服务生一边道歉一边把欢脱的喊着“射手座你来了啊”扑上来的长发服务生拉下去时不在意的笑了笑后直接走到吧台面前坐下,双手放在台面上眼睛亮亮的看着趴在吧台里面的男人。

 

男人稍微直起身体,左手撑在下巴处,右手拿开夹在嘴唇间的烟,吐了口烟圈悠悠笑着:“别这样看我,感觉像是小孩子在等着领赏一样。”伸手将烟按灭在水晶烟灰缸里。

 

烟圈消散在空气里,青年闻着空气里轻微的果香味小幅度的勾起唇角,没回应男人打趣的话而是说:“好闻。”话语里的开心毫不吝啬的传达给男人。

 

没头没尾的两个字,换做一般人可能就听不懂,但男人明显不是一般人。男人伸了个懒腰,“诶你别说,这种牌子抽起来味道还不错,比哥以前抽的差不到哪里去。”

 

青年没回话,只是把唇边的弧度加深了点。

 

没得到回应男人也没在意,撑着台面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俯低着头看着青年问:“那么今天还是老样子?”有点过长的黑发随着身体动作搭散在脸颊两边,眼角处微微上挑晕染着慵懒的风情,淡色唇瓣在彼此碰触时泛起暂时的红色,领口开的很大的T恤往下滑了滑,露出了在灯光的打衬下显得更为诱人的锁骨和一小片看上去触感就很好的胸膛。

 

听到男人的问话青年后知后觉的匆忙移开视线,抿着嘴唇胡乱点了两下头。得到回答的男人打开吧台上的水龙头洗好手准备开始干活,也不在意青年的失常,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男人发现青年时不时就失常一下,一般来说失常的原因就是不知为何害羞起来,标志就是匆忙移开的视线和掩藏在黑发下红红的耳朵,就像现在这样。得到青年容易害羞的的结论,男人也就了悟不怎么在意了,毕竟可能人家就脸皮薄禁不住看,虽说他时常都会好奇青年害羞的原因是什么,但也没到那种好奇的不得了的地步,所以也就扔到一边不管了。

 

看到男人开始准备工作的青年像是掩藏住什么了一般悄悄的松了口气,等到调整好心思青年再度把视线移回到男人身上。男人已经准备好工具和原料,开始调制。

 

男人拿起冰铲将冰块扔进调酒器里,修长漂亮的手指抓起浅色的酒瓶,将里面的液体倒进盎司杯里,估量着所需的比重。

 

1 2 / 3盎司tequila、7 / 8 盎司dark creme de cacao、7 / 8 盎司double cream,再加入半茶匙 raspberry liqueur,合起调酒器开始摇晃起来。

 

骨节不明显的手指扣紧调酒器,灵巧的让调酒器按心想的轨迹摆动着,调酒器像是失重般在男人手下翻飞着。每到这时男人脸上总是会出现最为惬意的笑容,挑起一边的唇角肆意的像是在挑衅一般,但随着染着笑意的眼睛柔和下来的五官却让人想去碰一碰。

 

这就像是一场在闪光灯下的表演。

 

一直将视线放在男人身上的青年此时眼眸暗了下来,侧了侧头,从额前滑下的碎发恰好的遮掩住,抿紧的嘴唇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男人停下手中的动作,打开调酒器的盖子,拿出准备好的鸡尾酒杯,将调酒器对准玻璃杯壁,缓慢的将其中液体沿着杯壁倒出。

 

倾倒而出的黑色液体中翻腾着气泡,仿若丝袜的诱惑,咖啡和黑啤的配合的混合起来,香槟的酸果香冲破厚重口感,黑啤和香槟的泡沫簇拥在杯口。

 

缺少日光洗礼,白的像是瓷器一样的手将鸡尾酒杯推到青年面前,被唤回神的青年抬起头对上一双泛着笑意的琥珀色眼睛,同时传来男人习惯性尾音长拖的话,“久等了,你的Silk Stockings。”

 

男人像是玩笑对青年眨了下右眼,青年回赠似得弯起唇角,狭长的眸子闪烁着黑曜石一样的深沉光亮。

 

青年接过男人推过来的酒杯,拉住正要收回去的指尖,对上投过来的疑惑眼神,他给了个纯良的笑,长长的睫毛打下一小片阴影,配上弯起的眼睛显得尤为乖巧。

 

感受到男人放松下来后青年说出了他进门后第二句话,“谢谢。”语气就像是得到了想要好久的糖果但又怕被收回去的孩子一样,满足又有着隐含的小心翼翼。

 

青年不等男人回答,看着被握在自己手心里的手,低头在被修剪的圆润的带着凉意的指尖上,小心翼翼的落下一个吻。

 

评论(2)
热度(27)
©蒂塔里娅 | Powered by LOFTER

愿神保佑你。